当前位置:首页 > 动态 >文章

缓解宝宝牛奶蛋白过敏,雀巢深度水解奶粉放心选

时间:2021-12-27 17:32:17  阅读:285747+

食物过敏在婴幼儿中的发病率为0.02%—8%,近年来呈上升趋势1,据调查显示,在1~3岁婴幼儿中,牛奶是最常见的食物过敏原。随着牛奶蛋白过敏宝宝的增多,很多品牌方也洞察到这一群体的需求,推出了专门的深度水解配方,雀巢深度水解奶粉就是其中之一。那么关于宝宝牛奶蛋白过敏,各位家长了解多少?雀巢深度水解奶粉又是如何帮助宝宝应对过敏问题的呢?本文将为大家详细介绍。


乳糖不耐受还是牛奶蛋白过敏?症状有迹可循

目前,很多家庭对于宝宝过敏原因、过敏症状的认知尚不清晰,乳糖不耐受和牛奶蛋白过敏常常被混淆概念。那么,这二者究竟该如何区分呢?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过敏免疫科主任陈同辛表示,两者在分辨上其实是有规律的,比如当只有胃肠道症状,无其它表现时,可能为乳糖不耐受;当既有消化道症状又有湿疹等皮肤症状时,则牛奶蛋白过敏的可能性较大。据调查研究,大多数患有牛奶蛋白过敏的婴幼儿都会表现出2种及以上的症状,累及2个及以上的器官系统,除了上文陈医生提及的消化道与皮肤症状,还可能出现鼻塞流涕、气喘、非感染性咳嗽类呼吸道症状与睡眠差、烦躁不安、哭闹等全身表现2。

牛奶蛋白过敏宝宝的饮食管理,从深度水解配方开始

婴幼儿容易对牛奶过敏,原因在于他们的免疫系统发育尚不完善,会将牛奶中的β-乳球蛋白和α-酪蛋白误认为是“入侵者”。所以在选择牛奶蛋白过敏配方时,中华医学会专家共识推荐深度水解配方3,它是通过一定工艺,将易引起过敏反应的大分子牛奶蛋白水解成短肽及游离氨基酸,让免疫系统不会对它产生有效的免疫应答,从而降低致敏性。

不过,并非所有深度水解配方都是一样的。深度水解配方治疗的有效性取决于它的牛奶蛋白水解程度,水解越充分,则肽链越小,致敏性越低4。雀巢深度水解奶粉就专门为牛奶蛋白过敏宝宝,推出了婴儿配方食品食物蛋白过敏系列,其中的肽敏舒、蔼儿舒便属于深度水解配方,先进的工艺使牛奶蛋白得以充分水解,能有效帮助轻中度牛奶蛋白过敏宝宝应对过敏困扰。


雀巢深度水解奶粉,为宝宝提供更周到的呵护

相对于其它深度水解配方而言,雀巢肽敏舒拥有更低的致敏性,原因在于它的水解程度更充分,多肽残留比例低5,分子量小于1200Da的肽段占比≥95%;残留蛋白过敏原也很低6,β-乳球蛋白<0.01mg/g。


肽敏舒肽链分子量>1200Da的比例不到5%


肽敏舒残留过敏原(β-乳球蛋白)的含量<0.01

在吸收上,肽敏舒加入了能够助力肠道钙吸收7和调节肠道菌群的50%纯化乳糖8。同时,肽敏舒中的蛋白质来源为100%乳清蛋白,与纯化乳糖结合在一起,能够改善水解配方的口感,提高依从性,适合轻中度牛奶蛋白宝宝长期使用9。


除了低致敏性,充足的营养也是过敏宝宝的必需品。肽敏舒的配方中包含了钙铁锌、脂肪、DHA等婴幼儿正常发育所需的各类营养,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婴儿配方食品》及《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通则》相关要求10,配比也科学可靠,能够为宝宝的健康成长提供保障,可以放心选择。

此外,雀巢还十分贴心地考虑到了轻中度牛奶蛋白过敏并伴有腹泻症状的宝宝,为他们量身打造适合的配方——雀巢蔼儿舒。这款配方也采用乳清蛋白深度水解,能有效缓解宝宝的过敏症状,同时还添加了短肽+MCT+核苷酸组合,在改善宝宝肠胃功能方面有着很大的作用。短肽易吸收、易耐受,还能维持和改善肠道屏障功能11;MCT能为宝宝快速提供能量供给,即使在肠黏膜严重受损的情况下也不会受到影响12;核苷酸的加入让配方更贴近母乳,可以提高免疫力,促进肠道生长发育,减少腹泻产生13。另外,针对肠道娇弱的宝宝出现乳糖不耐受的可能性较大这个问题,雀巢蔼儿舒中不添加乳糖,也有效避免了乳糖不耐受情况的发生。


当宝宝确诊为食物过敏或由食物诱发的其他过敏性疾病时,家长们应严格回避过敏食物,在为牛奶蛋白过敏宝宝选择饮食时更应该谨慎。对于牛奶蛋白过敏的宝宝来说,合理选择替代食品是上策,而雀巢深度水解奶粉凭借科学的配方与先进的工艺技术,能帮助宝宝在改善过敏症状的同时,摄入均衡充足的营养物质,去迎接更加美好健康的未来。

参考文献:

1.Sicherer SH, et al. J Allergy Clin Immunol. 2014;133(2):291-307

2.An update to the Milk Allergy in Primary Care guideline. 2019

3.《中国婴幼儿牛奶蛋白过敏诊治循证建议》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2013)

4-6.Towards optimised management of cow's milk protein allergy.Allergy & Immunology - European Medical Journal. 2018;7:50-9.

7.Abrams S A , et al. Calcium and zinc absorption from lactose-containing and lactose-free infant formulas[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2, 76(2):442-446.

8.Francavilla R, Calasso M, Calace L, et al. Effect of lactose on gut microbiota and metabolome of infants with cow’s milk allergy. Pediatr Allergy lmmunol. 2012;23:420–7.

9.Rapp M, Martin-Paschoud C, Nutten S, et al. Characterization of an extensively hydrolyzed whey infant formula with a low bitterness.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Allergy. 2013;3:p132.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 25596-201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通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2010-12-21发布.

11.Zaloga GP, et al. Improved hepatic protein responses with hydrolyzed protein versus intact protein diets after trauma (Abstr). Crit Care Med. 1992;20:94

12.李廷玉主编. 婴儿营养原理与实践[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9:113

13.Vieites M, et al. Exogenous nucleosides accelerate differentiation of rat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J].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2008, 99(04):732-738.